區塊鏈、康波與世界體系

邵宇 原創 | 2019-10-30 11:01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區塊鏈 康波 世界體系 

   如果區塊鏈是第6輪康波的核心基礎設施之一,誰能掌握區塊鏈技術的核心技術,誰就可以成為下一個時代的微軟和Google。

  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體學習的核心課題是區塊鏈的基礎性研究和應用,提出了“區塊鏈+”的概念,并將其與新時代的基本矛盾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相關的政策措施——精準扶貧、教育、醫療——聯系起來。一時間,“鏈圈”和“幣圈”終于揚眉吐氣了。

  2017年9月4日,時值金融去杠桿和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關鍵時期,但游離于監管之外的幣圈ICO(首次代幣發行)亂象愈演愈烈,引致7部委聯合發文“取締”ICO,將其定性為“未經批準非法公開融資行為,涉嫌非法發售代幣票券、非法發行證券以及非法集資、金融詐騙、傳銷等違法犯罪活動”,表示要“嚴格執法,堅決治理市場亂象”。從此,幣圈涼了,負面影響也波及到了“鏈圈”。雖然政策上對區塊鏈的包容性更大,將其與虛擬貨幣區別對待,但市場往往將二者混同起來。被官方貼上負面標簽之后,整個市場的風向就扭轉了。沒有了“韭菜”,資本的興趣也就消退了。

  在官方取締ICO之前,筆者曾在文章中指出,ICO與IPO并沒有本質上的區別,只有形式上的差異。ICO是在利用技術的外衣進行制度套利。全國第五次金融穩定工作會議強調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天職,強調金融工作的底線是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并決定成立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協調監管工作。而ICO與政策方向是背離的。在當時的情境之下,取締ICO,有助于防范金融風險。與此同時,筆者認為要將虛擬幣和區塊鏈分別對待。“把屬于上帝的交給上帝,把屬于凱撒的歸還給凱撒”。很顯然,“上帝”指的是區塊鏈,而“凱撒”就是虛擬幣。

  以比特幣為例,其價值不在于比特幣是作為數字黃金,還是作為大宗商品或證券,而是在于它的底層技術——區塊鏈。筆者一直將比特幣理解為區塊鏈生成的激勵機制,礦工通過“挖礦”,創造了區塊鏈,形成賬本,提升算力,擴大容量,其目的就是為了獲得比特幣。所以,比特幣的價值實際上是依托于區塊鏈的。脫離區塊鏈去討論比特幣作為貨幣的價值是舍本逐末。當前,對于比特幣的屬性是什么,尚有一定爭議,但至少在比特幣不是貨幣的認知上,形成了共識。

  但是,并非所有的區塊鏈都需要設計虛擬幣這種激勵機制。以Libra為代表的聯盟鏈為例,我們現在討論得更多的是Libra存在的充分性,而不是必要性。所謂充分性,就是我們可以為Libra的發行找到政治上和商業上的論據,比如扎克伯格在國會聽證會上所說的面臨來自中國的競爭,以及Libra將會為Facebook帶來豐厚的商業利益等等,但Libra非存在不可和無可替代嗎?從Libra底層資產構成來看,本質上,它還是美元的復制品,所以,必要性還是有待進一步論證的。除比特幣和Libra之外的大多數虛擬幣,存在的充分性和必要性都是可疑的。

  不可否認的是,主權對空間是硬約束,但在全球化和數字經濟時代,商業卻在不斷地使主權國家的邊界模糊化。而主權貨幣,作為國家主權的表征,也是有一定空間和制度約束的。這就產生了一對矛盾:商業的“去政治化”和政治的矛盾,商業的去邊界化和主權邊界的矛盾,以及美元體系內生的全球失衡問題等等。所以,筆者認為,超主權貨幣有其存在的必要,但現在的Libra已經打上了美國政治的印記。對Facebook以及Libra協會其他成員來說,它是一門生意。對美國政府來說,是美元政治的延伸,已經與凱恩斯的班科(Bancor)方案和哈耶克的“貨幣非國家化”的理想漸行漸遠。

  現代和未來世界最缺的是一個更先進和更高效的賬本。筆者習慣于從互聯網的角度去看待區塊鏈。作為信息技術革命的基礎設施,互聯網是工業革命以來的5輪康波的最核心技術構建,從PC到移動互聯網,它改變了和便利了人類的生活方式,提升了整體福利。但第5輪康波正在走向終點,同時也是第6輪康波的起點(參考圖1)。

  回顧歷史,貨幣作為記賬符號帶來了深刻的變革,企業組織形式的誕生所帶來的效率的提升,15世紀末創立的復式記賬法對金融和經濟所產生的顛覆性影響。作為全新一代的記賬體系的基礎設施,雖然區塊鏈還有很多缺陷,也沒有看得見、摸得著的超級應用,但我相信市場的力量,它將對記賬方式、貨幣形態和企業的邊界都產生深刻的影響。

  人類對于技術的邊界,總是缺乏想象力的。“打敗康師傅的不是統一,而是外賣”;“打敗小偷的也不是警察,而是支付寶和微信”;ヂ摼W之父們(蒂姆·伯納斯·李等)也不會想到互聯網能像今天這樣滲透進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1946年2月在美國誕生的世界第一臺計算機與量子計算機的算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語。所以,技術始終只是個技術問題,所謂技術的邊界,都是歷史性的。

  眾所周知,驅動康波的最核心力量就是基礎性的科技,它一般是在康波的上升階段被發明的。我們所能感受到的發明創新的浪潮,實際上都處在康波的下降階段,對應的是基礎性科技在生產、生活各場景的應用,比如互聯網泡沫破裂之后所誕生的偉大企業和發明創新,都是依托于互聯網的。但從最新趨勢看,互聯網紅利在走向終點,比如WeWork、樂視、Moblike的案例;ヂ摼W世界未開發的處女地越來越少,對于資本而言,已經是一片紅海。

  “人生發財靠康波”。這句話應用到國家層面也是成立的。國家本就是由個體組成的,但國家的維度更為豐富,不止是經濟上富起來,還有政治和外交上的話語權。誰能掌握第6輪康波中的核心的技術,誰就能主導未來的世界體系(參考圖2)。

  過去100年,特別是二戰后,美國之所以成為超級大國,其原因就在于美國掌握了信息技術、航空航天等領域的核心技術。日本曾一度有挑戰美國霸權的趨勢,歐洲的聯合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美國的霸權,但由于各自的原因,都未形成實質上的沖擊。在當前的語境下,中國被視作一個不一樣的對手,也被認為是唯一有能力挑戰美國霸權的國家。所以,我們應該透過貿易摩擦的云霧,看到中國美國在新一輪科技創新領域的競爭。

  美國不止是有硅谷,還有華爾街。硅谷不止有世界著名實驗室和高校,還有獨領風騷的PE股權基金。這是美國創新源源不斷的原因,也是最有助于創新的組合。對于中國美國PE在過去幾年的投資結構來看,中國仍集中投資在互聯網、電子商務、IT服務、無線互聯網服務、軟件等領域,這些很多都是第5輪康波核心技術的應用(參考圖3),而美國則更多的是集中在軟件、醫藥和生物制藥等領域,它們可能更能代表未來(參考圖4)。所以,從金融支持創新的角度來說,在這場長跑中,前景并不容樂觀。

  如果區塊鏈是第6輪康波的核心基礎設施之一,誰能掌握區塊鏈技術的核心技術,誰就可以成為下一個時代的微軟和Google。若不想再讓華為和中興這樣的困境重演,政府和市場就需要各司其職,既發揮有為政府的作用,也要發揮有效市場的效能,真正把市場的交給市場。在完善金融制度和加強金融監管以防范金融系統性風險底線的同時,留有一定的容錯機制。但在區塊鏈領域,筆者更想對市場參與者,尤其是資本市場的參與者說的是:請珍視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遠離禁區!

 。ㄔ氖装l澎湃新聞.澎湃商學院欄目)

個人簡介
東方證券首席策略師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黑龙江十一选五手机版